请竖屏观看内容

半亩方塘工作室
人民日报生态版

出品

十二月刚到,河北赤城县的大山里,已是冬日景象。前几天刚下过一场雪,背阴处,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雪花。

赤城县三道川乡的小三道川村,虽然与北京直线距离才100多公里,“脱贫”仍然是这儿村民挣不脱的主题。村里随处可见年久失修的茅草房、石头垒成的低矮牲畜圈。

152.9公里

之所以贫困,是因为这里的农民没有太好的经济来源,田地贫瘠,只能种点玉米,也卖不上好的价钱。

村里,小溪流淌。溪水撞上石子,发出清脆的哗啦声。这里的水,与村里的每家每户,与百公里之外的北京,都有着牵扯不断的关系。

“这里是黑河之源”

赤城县小三道川村的泉水汇入黑河,再汇入北京人的水缸:密云水库

赤城每年为北京输水3.96亿立方米,占密云水库蓄水量的53%

作为北京重要的水源地,这里水质的安全至关重要。但由于客观条件所限,村民们不能靠务农养家,养些猪牛成了最主要的经济来源。而临水而建的猪圈、羊圈,以及散养牲畜的粪便,难免都对水源造成污染。

40岁的王喜林和36岁的王爱霞夫妇,养了8头猪,11头牛。 今年靠卖猪,王爱霞已经挣了6000多元。年底给孩子们添的新衣,明年要交的学费,都指望这了……

随着京津冀一体化规划出台,赤城被划为生态涵养区,不久后这里或将全面“禁养”,这就意味着,如果没有特别好的生态养殖的办法,这里的村民,断了一条最主要的经济来源。

2010年《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》对农业源等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的汇总数据表明,农业源COD占全国COD的43.7%。

“在农业源中,畜禽养殖业COD占农业排放总量的95.8%,占全国排放总量的41.9%。”

小三道川村村支书王登成说:“污染的事,村民们不太懂,村民们只知道,只有养些猪牛,才能有些收入。一旦禁牧,村民们的日子将更贫苦。”

站在自家猪圈前,王喜林谈及未来的打算,“想扩大规模,多挣点钱。”“生态涵养区”“生态成本”这些词,对他来说,太遥远。

2015年,北京农职院牧医系的郭秀山教授来到这里,带着他的科研项目和经费,在小三道川村的村民中间推广发酵床养猪技术,用自己的科研经费帮助三户村民改造了猪圈。王喜林家是其中之一。

猪圈的发酵床是由稻壳与微生物等组成的。利用生物发酵原理,猪的粪尿直接被降解,从而实现零污染、零排放。

王喜林开心了。他不用费心清洗猪圈,冬天也不用给猪圈除冰,他家的猪圈再也不会臭气熏天。

郭秀山说,如果技术大规模推广,可以有效减少污染。即使猪圈距离赤城水很近,也不用太担心污染到水源。

三道川乡乡长杨春说,发酵床养殖项目目前虽然规模不大,但长远看有意义,乡里想在附近几个村子推广,发展成生态养黑毛猪产业。

很多村民也表达了想“被改造”的愿望。

但对于村民们的朴素愿望,郭秀山也只能善意地笑笑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今年,58岁的郭秀山将面临退休,他的项目也已经结束,生态养猪的项目缺乏后续资金,没法继续无偿支持养殖户改造猪圈。而新建或改造猪圈需要几万块,让年人均收入仅2600元的小三道川村的村民望而却步。

“老乡们投资不起建猪圈的钱,希望下一步能有更大力度的政策和资金支持。”郭秀山说,在保护生态的责任面前,像赤城县这样发展畜牧业受限的地方会越来越多,在国家提倡规模化养殖的背景下,以合作社的形式把村民们聚拢起来发展生态养殖,尽快推广新技术,对渴望致富的村民来说,是一条出路。

王喜林拉着郭秀山,还在讨论着并不清晰的未来。

一项新技术从研发到使用,再到大面积推广,要有很长的路。

一面是生态涵养地的水质安全,一面是一村子人的生计。期待新技术的尽快推广,能让二者不再成为矛盾对立的存在……

总策划
赵婀娜
统筹
魏贺
王盈
责任编辑
智春丽
吴丹
设计
亓伟
刘予晨
李向波
视频剪辑
赵阳
吕楠楠
技术
巩肖雷
林明雄

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半亩方塘工作室出品